离职的基金经理人数达到224位

  基金经理离职一直是公募基金行业挥之不去的梦魇。据统计,截至8月5日,今年已有224位基金经理离开了原来的工作岗位,创出了同期离职人数的历史新高。不过“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就在基金经理离职潮涌时,公募基金也从民间高手中选拔优秀的人才进行培养。有分析认为,基金经理是基金的“灵魂”,除了挖掘人才之外,能够留住优秀人才更为重要。随着业内股权激励的进一步推行,基金经理离职潮有望得以缓解。

  年内超200名基金经理离职

  令人想不到的是,上半年的牛市行情助推了基金经理的离职潮。据统计,今年以来截至昨日,离职的基金经理人数达到224位,而2012年、2013年、2014年全年也分别只有111位、255位和215位基金经理离职,今年至今离职人数已高于去年全年的数字。

  数据还显示,基金经理离职超过5人的基金公司达到17家(含5人)。此外还有一部分离职的基金经理处于“静默期”,尚未公告,因此实际的基金经理离职人数可能更多。

  离职人群中甚至包括不少“大佬”级人员,如公募基金史上从业时间最久、资历最深的“骨灰级”人物——华安基金[微博]原副总经理、首席投资官尚志民
,兴业全球明星基金经理陈扬帆,金鹰基金[微博]首席投资官杨绍基等。

  离职基金经理多了“文艺范”

  有意思的是,相比以往悄无声息的离开,今年基金经理的离任多了不少“文艺范”,洋洋洒洒的辞职信成为标配。如兴业全球明星基金经理陈扬帆的辞职信中写道:“兴全十年间,从研究到投资,从5亿到60亿,从青涩到成熟,如同当年我负剑上山,十年间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于磨砺和习练……十年之后,我将要下山去找寻属于我的江湖。”

  景顺长城基金经理王鹏辉离职前也在告别信中坦言:“在景顺长城是快乐的,这里有逆境中支持鼓励的领导,有一群勤于研究、积极分享的投研同事,但是创业这样一个原以为离我很远的事情,不知怎么在我脑海中出现,顽强生长,不可遏制。”

  不过这些文字相比日前离职的金鹰基金的杨绍基,则逊色不少。杨绍基在《归去来兮》一文中是这么写的:“吾本三尺书生,一介俗人,没身银行,吊儿郎当。领导不因吾愚,延至此地,机构之道尽悉,江湖逸事洞明。价值理念,得以重构,专业技艺,木接花移。由是感激,遂倾心尽力,以报金鹰。”

  基金公司对于基金经理离职的原因在发布公告时大多解释为“个人原因”。但据信息时报记者观察,“私奔”(投奔私募基金)基本是公募基金经理离职的大趋势。

  有公募基金海选民间高手

  面对人才流失,公募基金也不能坐以待毙,除了加紧培养人才之外,多渠道选拔人才也成为一大举措。近日,华夏基金[微博]与雪球共同推出的“网络海选最牛投资经理”大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据记者了解,民间投资高手可通过参赛跻身华夏基金,并有机会成为掌管1亿元资金规模的投资经理。

  不过投资是一件专业性非常强的工作,虽然民间高手、“带头大哥”在牛市中粉丝无数,但能够管理大规模资金,进行有效的资产配置,并严格控制风险,获取长期稳健的收益,需要经验的积累和专业的锤炼,投资经理的发掘和培养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对此,华夏基金也表示赞同,并称希望通过本次大赛找到与自身投资理念志同道合的专业投资人才。

  除了华夏基金之外,上投摩根此前也拿出超亿元的公司自有资金,推行“种子基金”计划。所谓“种子基金”计划,主旨是作为公司内部的人才孵化机制和新业务培育机制,具体实施流程是,有意愿的投研人员可按自己的投资策略建立投资模型,然后申请进行“种子基金”模拟操作,试运行足够长时间段后,公司对其进行绩效考评,一旦被认可就可以申请设立“种子基金”。该“种子基金”将公开透明运作,如受到市场认可,也会考虑转为公募基金产品。

  上投摩根基金副总经理侯明甫表示,“这其实是公司内部人才的一个孵化机制,激励培养人才。我们给有创业冲动的人才足够的机会,同时内部也会严格控制整个流程。”

  分析师表示,基金经理就是基金的“灵魂”。公募基金这几年人才流失是不争的事实,选拔固然重要,把优秀的人留下来则更重要。不过可喜的是一些有效的手段逐渐开始发挥效应,比如中欧、天弘等基金先后推出了股权激励计划,希望在股权激励等更多机制的刺激之下,公募基金能够再次吸引人才聚集。

网站地图xml地图